万博manbetx客戶端下载

  首 页 新闻动态 高层论坛 学术活动 公告栏 出版物 优秀论文奖 里程碑工程奖 会员专区 English  



·2015学术年会暨第五届碾压混凝土坝国际研讨会
·2014学术年会
·水电2013大会
·水库大坝新技术推广研讨会
·大坝技术及长效性能国际研讨会
·水库大坝与环境保护论坛——北京
·水库大坝环境保护论坛——成都
·第一届堆石坝国际研讨会
·第五届碾压混凝土坝国际研讨会
·水电2006国际研讨会
·联合国水电可持续发展
·大坝安全与堤坝隐患探测国际学术研讨会

·2008年中国与世界大坝建设情况
·2005年中国与世界大坝建设情况
·中国大坝统计情况及资料
·世界大坝统计情况及资料
·2014年度总结·2013年度总结
·2012年度总结·2011年度总结
·2010年度总结·2009年度总结
·2008年度总结·2007年度总结
·2006年度总结·2005年度总结
·2004年度总结·2003年度总结
·68届年会-2000 ·69届年会-2001
·70届年会-2002 ·71届年会-2003
·72届年会-2004 ·73届年会-2005
·74届年会-2006 ·75届年会-2007
·76届年会-2008 ·77届年会-2009
·78届年会-2010·79届年会-2011
·80届年会-2012·81届年会-2013
·82届年会-2014
·第八届(2014.10,韩国首尔)
·第六届(2009.10,韩国首尔)
·第五届(2008.10,日本横滨)
·第四届(2007.10,中国成都)
·第三届(2006.10,韩国大田)
·第二届(2005.10,日本筑波)
·第一届(2004.10,中国西安)

陆佑楣:水电开发要注重利益合理分配
发布时间: 2010-07-12 来源: 中国能源报 作者: 访问次数:

    简要内容:陆佑楣:我感觉难点首先是水库移民问题,其次就是环境保护问题。只要国与国利益得以兼顾,可以通过外交途径,共同协商一致,签订合理的双边或多边协议,实现国际河流的开发利用。

编者按

  今年是“十一五”收官和“十二五”规划的关键年,我国自2006年以后大型水电建设项目核准滞缓。因此各方呼吁,水电作为我国电力结构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可再生能源中的主力军,在节能减排过程中贡献巨大,应积极有序地加快开发。本报专访了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原总经理陆佑楣。

  2020年水电达到3亿千瓦比较难

  中国能源报:近年来,我国大型水电项目的核准陷入停滞状态,您怎么看待当前的这种状况?现在可开发的水电资源还剩多少?“十二五”预计能完成多少?

  陆佑楣:近年来大型水电项目确实核准缓慢。当前我国面临经济持续发展对能源需求的不断增长,而资源又相对紧缺,同时又受到环境和全球气候变暖的压力,如不积极地推动水能资源的开发利用,实属不太正常。

  截止2009年底我国水能资源已经开发利用了1.97亿千瓦,如按经济和技术上都可行的资源量4.02亿千瓦计算,那么还有约2.1亿千瓦尚待开发。

  比较保守的估计,到2020年水电的装机容量须达到3亿千瓦以上。而目前全国在建的水电规模5000多万千瓦,这些都可以在2015年前后完成,这样计算到2015年我国水电装机容量可达到2.5亿千瓦。从2015年到2020年,每年要投产1000万千瓦是比较合理的节奏,才有可能达到2020年3亿千瓦。但由于2006年之后就没有核准大型的水电站了,后续项目难以接上。因为水电工程属于高风险工程,受自然因素影响大,一般大型水电站的建设周期需要10年左右。这样推算在2015年以后我国将没有多少大型水电站投产,水电装机规模增长缓慢,2020年可能难以达到3亿千瓦。

  记者:有人说,西藏水电将成为未来主战场,您认为呢?

  陆佑楣:目前西藏地区只建了一些中小型水电站,西藏水能资源最集中的地区还在雅鲁藏布江大拐弯向南流的河段,大约有2000多米的天然落差。有人估计这里的水能资源量可以达到3500万千瓦,相当于两个三峡工程。但由于在深山峡谷里面,获得这个电源要越过横断山脉,电力送出非常困难,即便打隧洞埋电缆也是一项浩大的工程,所以雅鲁藏布江水能资源没有列入我国经济可开发水能资源量中。

  西藏地区本身的能源需求量不大,当前建几座百万千瓦级的电站即可以满足要求了。但随着我国东部、中部地区用电需求的增大,西藏的水电最终还是要开发的。

  水电财富要让水库移民受益

  记者:您认为“十二五”水电发展面临的难点在哪里?

  陆佑楣:我感觉难点首先是水库移民问题,其次就是环境保护问题。

  从社会经济学的观点看,水库移民困难的问题本质是社会财富分配不均,应该进行移民补偿体制机制上的改变。水能资源经过开发利用,形成了社会财富,这一部分财富应该在相关人群中得到合理的分配享用。当前廉价清洁可再生的水力发电主要都送到经济发达地区享用,而资源所在地居民基本没有享受到。应该合理地调整目前不合理的水电电价,把库区居民应该享受到的这部分纳入到电站的上网电价中去,并全额返回到库区政府和居民,从机制上解决库区的经济发展和脱贫致富问题。把移民的消极因素转化为积极因素,妥善地把移民和脱贫致富、科学的城镇化结合起来。

  以三峡工程为例,上网电价两毛五分钱,大部分送到了华东、华南,这些经济最发达地区享受了廉价的清洁能源,而资源所在地库区的居民却没有分享到好处。如果把三峡上网电价每度电提高五分钱,一年就是几十亿元。这些钱也不是给开发企业,而是由政府统一安排,用于库区移民工作,拉动当地经济发展,这是政府部门应该做到的事情。

  记者:听说关于“西电东送”同样也关系到一个利益分配的问题,您怎么看?

  陆佑楣:“西电东送”也存在利益分配的问题,发电方和受电方都各有自己的利益诉求。我认为首先要肯定电是一种商品,电力的生产、输送、配供都要有成本,而且必须是真实成本。水电除了工程本身的成本,还要考虑水库淹没、移民、环境保护的成本。火电也要计算煤炭开采、土地塌陷和环境修复等的成本。各种电源开发应该按照合理的市场经济的机制,合理地调整电价,而且电价中应包含资源所在地的利益分配部分。

  盲目反坝极不合理

  记者:近年来,国内出现了一些反坝的舆论,有些环保人士反对水坝建设,水坝真的如他们说的那样“罪恶滔天”吗?

  陆佑楣:一些环保组织说要让河流自由流淌,其实人们并不了解,他们反对的不是水电(因为环保人士也需要用电),而是水坝,但是建设水电站必须要有水坝。水电站为了发电只是利用水的势能,并不消耗一立方水,也没有切断河流使河流停止流动。修建大坝水库还有更多的综合利用效益,如调蓄不稳定的水资源、防洪减灾、发展通航航运等。

  三峡工程在论证的时候,赞成工程尽快上马的是库区居民,三峡工程通过人大表决后最先放鞭炮庆祝的也是库区移民。为什么?因为他们希望通过修建三峡工程来改善贫困面貌、提高生活水平。我也曾去过三峡修建前的库区,有的县城就只有一条很窄的街道和一些很小的商店。我们也见到过拉纤的纤夫,一般纤夫拉船走三十公里左右就要休息一个晚上,沿江这些小县城就是依靠长江航道,靠经营小餐馆和住宿逐渐发展起来的。而现在给水库移民修建的都是现代化的小城镇,供水、供电、交通、通讯都有了,这都是改变他们生活面貌的方式。

  记者:但这些反坝组织认为水坝水库工程破坏了“原生态”,您认为呢 ?

  陆佑楣:盲目反对修水库是不合理的。一些绿色环保人士去库区旅游一趟,回来就呼吁要让河流自由流淌。他们没有看见,1998年的大洪水夺去了多少人的性命,国家损失了多少财产。修水库不仅仅是发电,还有航运、供水、防洪抗旱、水土保持等多重效益。比如现在,长江已进入汛期,国家防总就要求三峡水库控制下泄流量,因为长江下游频降暴雨发生了洪涝灾害。

  几年前,怒江开发被炒得沸沸扬扬也是如此。我去怒江亲眼见过,怒江两岸居住的都是少数民族,还在继续原始的刀耕火种生活,两岸山坡海拔1500米以下的森林已经被砍伐破坏得差不多了,基本都是裸露的岩石。而怒江中下游所规划的水电站水库淹没都不超过海拔1500米,而在海拔1500米以上还保存着较茂密的原始森林,修建怒江的梯级水电站本质上是保护了怒江两岸的原始植被。另一方面,我们也应该想办法把这些移民从高山峡谷里搬迁出来,扶持他们跟上国家现代化的步伐,这本身也是为了保护怒江的生态环境。再说,如何界定原生态?恐龙时代就是原生态吗?难道人都要回到恐龙时代吗?宇宙间的生态环境本来就是在不停地运动演变的。

  但水电站对于鱼类还是有影响的。修水库改变了鱼类的生活环境,有些鱼类可能会不适应新的环境而消亡,因此我们要研究能不能将这些鱼类的基因保存下来,或者采取一些措施帮助它们在改变了的水环境下还能继续生存。现在我们在水电站设计时都考虑到了这个问题,比如设置洄游通道和鱼类增殖站等。

  记者:去年被叫停的金沙江两座水电站最近陆续开工了,水电被叫停在当时引发了新一轮的环评风暴,如何杜绝“未批先建”问题?

  陆佑楣:金沙江中游几个水电站叫停,归根结底还是管理体制和决策程序的问题。任何一个工程都是这样,建之前要进行评估,要做可行性研究。国家投资体制改革后,水电建设采取核准制,就是在可行性研究报告审查通过后先给“路条”批准开展前期工作,比如通水、通电、通路和场地平整,不作为正式开工。在前期准备过程中由工程投资方向国家环保部门递交环评报告。只有环评审批通过后,国家才核准这个项目正式开工建设。水电建设是“开工就没有回头箭”,前期工作动辄几千万甚至几十亿的投资,作为工程投资方的国有企业冒了巨大的风险。这不能不说是国家水电管理体制上的缺位,因此,要理顺我国水电站建设的决策程序。

  关于国际河流开发问题

  记者:前一段时间,湄公河流域也就是我国澜沧江水电开发问题炒得很厉害,国际国内舆论均有一定的压力,有国内媒体甚至指责我国有关部门不懂外交,授人以柄,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陆佑楣:国际上跨国河流开发的例子很多,比如巴西的伊泰普水电站。巴西和巴拉圭两国就跨界河流开发签订了协议,把各自的责任权利都包含在内,伊泰普现在也运行得很好,并没有什么不可解决的矛盾。有些媒体把一件平常的事情就说得很吓人,其实他们没有了解实际情况。

  所谓国际河流就是两国界河河流和穿越两国或多国的河流,这些河流的开发会涉及到两国或多国的利益。如我国的澜沧江,下游在缅甸、泰国境内的湄公河。上游河段的开发从总体来说,在水资源综合利用、发展航运以及防洪减灾等方面对下游地区是有利的。只要国与国利益得以兼顾,可以通过外交途径,共同协商一致,签订合理的双边或多边协议,实现国际河流的开发利用。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
地址:北京市复兴路甲1号中国水科院A座1266室 邮政编码:100038
电话:010-68435228 010-68785106 传真:010-68712208 Email:chincold@iwhr.com
Produced By CMS 网站群内容管理系统 publishdate:2016/06/08 15:40:01